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10|回复: 6

狗撵兔,一幅乡土民俗画 (知青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8 08: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翟西滨 于 2018-3-8 09:21 编辑

狗撵兔,一幅乡土民俗画
003hwSmqzy74nBXZMWJe1&690.jpg
       隆冬时节,气温骤降,关中广袤的乡村进入了寒冷的冬季。天空零乱的飘舞雪花,先是星星点点,后是片片线线,遇到这样的天气,寒风袭,手冻翘,难出活,多半情况下,生产队就早早收兵回营咧。
       一年四季,我最怯的就是冬季。室外白茫茫一片,雪有一柞厚,房檐下悬挂一尺长的冰溜子。农谚说得好:“三九三,冻破砖。”用知青的话说:“大冷天‘瓜娃’(陕西方言:意指傻的意思)才串门哩!”同室三个男知青猫在屋内“谝闲传”(陕西方言:意指唠闲话)吧,得把被子裹在身上,闲谝一会儿,不由自主还是瑟瑟发抖;真的,冬季最乏味难熬;加之,乡村动辄停电,连场露天电影也难觅,因而,吃罢晚饭,人困马乏,基本上就安然入睡了。
       乡村自有乡民乐。甭说,天寒地冻,雪渐渐融化,大田里的麦苗已起身,极目望去,青翠一片,寒风一吹,麦苗儿像顽童模样,摇头晃脑,令人忍俊不禁多看几眼。那会儿,我们每天出工,多在田间平整土地,隔三差五总能发现一帮人群,拿着木棒,带着狗儿,在连片的麦田鱼儿穿梭,边走边喊。起初,我一头雾水,以为百无聊赖,图个撒野好玩,当发现人群中,尚有一些年长的社员入伙,却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一打问,原是流传数千年的“狗撵兔”习俗。
       社员告诉我,“狗撵兔”在关中农村异常活跃。一般是在农闲时节,冬里一场大雪消融,那些耐寒的花儿,迎风绽放,紫色的野菊花,淡黄的旋覆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这是最好的“狗撵兔”时节咧!一来,麦苗泛青,黄土裸露,一望无际,尽收眼底;二来,冬眠的野兔,要么透气晒暖阳,要么外出觅食,冬麦苗是它们的最爱,稍有呼喊惊吓,就会蠢蠢欲动,四散逃离,自然易被人或猎狗及时发现,一旦原形毕露,很难在劫难逃。所以在这节点,你看那沟梁、坡地和田野上,一伙人儿牵着狗,带上干粮,有的骑着自行车,有的开着手扶拖拉机前呼后应,手上攥着弯镰和白腊条棍,少则三五人,多则十几人,浩浩荡荡,场面火爆,在“撂天地”里撒开一张“天罗地网”,成为社员农闲既娱乐又得实惠的一大景观。
       后来,每每遇见“狗撵兔”的场景,我们在田间干活的知青总会凑前欣赏一番,撵兔者多为老手,熟门熟路,地点常选在开阔的连片大田。到了地头众人间隔十米一字儿排开,肩扛棍棒,手牵细狗,循序渐进向前推进。一旦人们的呐喊声惊吓到壕沟或麦田里的野兔,就会本能的蹦蹦跳跳,仓皇而逃,狗是野兔的天敌。狗儿见到野兔就狂吠不止,奋力挣脱绳索,犹如离弦之箭扑向猎物。霎时,烟尘四起,一片欢腾。此时此刻,“狗撵兔”的精彩场面上演咧。瞧!那狗儿吐着红舌,张着大口,不再狂吠,而是撒开四蹄,狂追猛撵。细瞧惊恐不已的小野兔,一会儿时隐时现,蹦跳不止,一会儿腾空驾雾,来回兜圈,这时的人们放缓了脚步,虚张声势,四散开来,目不转睛,镇守关隘,以防野兔逃离视线和缩小包围圈,那是一番力与美的比拼,那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毕竟短腿野兔斗不过长腿的狗儿。紧追不舍,群狗围捕,数个回合下来,精疲力竭的野兔,最终还是一命呜呼。当狗儿叼着猎物兴冲冲跑到主人面前,摇头摆尾,一副得意洋洋的谄媚,你再瞧主人那神情,满脸堆笑,亲昵爱抚一下狗的额头,不亚于短兵相接,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狗撵兔”的场面,的确,惊心动魄,其乐无穷。当年,我们一些男知青也曾跃跃欲试,首先没人养狗,条件不具备;即便私自带出社员家的狗儿,要么不得要领,要么狗儿不顺从,劳而无获,前功尽弃。所以,有的知青干脆索性参与其中,做个帮手,辛苦一整,好的时候,碍于情面,能落下一两只“战利品”,改善一下清贫、恓惶的伙食。实不相瞒,我就曾“沾光”过野兔肉,烹制的兔肉,一股草腥味,谈不上多么地道,但毕竟是肉、是野味,泛红的大块头入口,咂一口,惊破一杯碧绿的春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其实,农家人嘛,采用传统的“狗撵兔”猎杀野味:其一,可以拿到集市上交易变现,贴补家庭不多的收入;其二,可以享用,滋润一家人粗糙的日子。
       细细回味,参与“狗撵兔”的猎狗,大多是体形偏瘦且高大凶猛的“细狗”。着实,“细狗”是猎犬的一种,是陕西关中独特的地方品种,它的特点是腰细修长,精痩干练,挺敏捷、善奔袭。据史料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就有养狗狩猎的一大嗜好。从古至今,朝朝代代,岁月轮回,四季交替,这一民间习俗一直秉承沿袭着中华古老民俗文化的根脉,它犹如一幅绚丽多姿的乡土民俗画镌刻于心……

发表于 2018-3-8 10: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乡时,多次见过“狗撵兔”的热闹场面,真的是冬日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发表于 2018-3-8 11: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渭北农村多有狗撵兔,我插队的地方常见扶风农民过渭河来猎兔。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5: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两位版主:民俗风情,回味无穷!
发表于 2018-3-9 22: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栩栩如生,详细精彩。看来整个关中都有冬季狗撵兔的传统。我在蒲城插队,冬天有幸参与狗撵兔活动,那真是在农村难得的刺激让人兴奋的活动。不知道现在关中田野里还有没有野兔,狗撵兔的事还有没有。改革开放后,青壮年都到城里打工。农村留守的大都老幼病残,已不适宜开展这样的活动。
发表于 2018-3-10 11: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狗猎免的画面小时候见过,想起来也是一件很科学的办法。野免泛滥成灾,庄稼糟蹋殆尽。农户养几只细犬,利用冬里初春农闲时节捉免子,即保护了庄稼,又增加了饭桌上的蛋白质,真是一举两得,它真正体现了物种的平衡状态。
        还有一种猎枪散弹打野免的办法,很不可取。打得的免子你不论清蒸还是红烧,吃到口里常常会有一两颗铅弹咯到牙。这对人危害是极大的。可以看做是野免的无声“报复”。
 楼主| 发表于 2018-3-10 13: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翟西滨 于 2018-3-10 13:35 编辑

       谢,田野和克瓦杰两位版主的关注和点评!插队那会儿,“狗撵兔”的火爆场面记忆犹新,真是一道乡村风景线。近两年我回过几次队,离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不远,四处开发,村落已动迁一半,大片农田已被占用,“狗撵兔”的乡俗或者说场面几乎见不到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GMT+8, 2018-12-10 23:30 , Processed in 0.579674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