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51|回复: 23

四清运动【二】厕所惊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0 13: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沙大漠 于 2018-3-10 13:19 编辑

                                                                                                                                 二   厕所惊魂


公元一九六六年四月,陕北的天气已经不是很寒冷了。来自西伯利亚凌厉寒冷的西北风越来越弱,春天的气息已然慢慢的弥漫在广袤的黄土高原上,弥漫在这个沟壑纵横,山峁相连的所有的城镇乡村。一阵又一阵的春风,抚摸着位于毛乌素沙漠与黄土高原接壤处的YL古城,让YL县城生活的人们感到了春的温暖和明媚的春光。
  
  而让另外一部分人感到的却是比冬天更加的寒冷,并不是因为西伯利亚的寒流未退,而是由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亲自领导的规模空前的全国性四清运动”,在YL古城正式拉开了帷幕,让一些人感到不寒而栗。
  
  很快,骑街的五座宏伟建筑,万佛搂新楼钟楼凯歌楼古楼的四面全部都挂上了喇叭,汇同城内高高低低大大小小不可胜数的喇叭,一起播放着和报纸相同四清运动内容有前十条后十条,二十三条六十条等四清运动的纲领性文件。有国家级领导讲话与报告、有白银经验桃园经验小站经验等经验介绍。所有这些,都是突出了以毛泽东著作为指导思想,以阶级斗争为纲,防修反修大搞无产阶级专政的语言。
 
  喇叭里的歌曲也变成了“不忘阶级苦”,“听妈妈讲她过去的故事”,“工作队下乡来,贫下中农笑颜开”等鼓动群众斗志的歌曲。
 
  还有大小标语贴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防修反修挖修根。深入广泛开展四清运动。忆苦思甜饮水思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万岁,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不忘阶级仇牢记血泪恨等等的标语。
  

  这一切很快就把YL整个城市,淹没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氛围之中,火药味越来越浓,萧杀之气愈来愈重。
  

  清政治经济思想组织的大四清,与原来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的小四清截然不同。真是雷霆万钧声势浩荡,简而言之一句话道出了大四清的核心;反正一切不利于社会主义的事情都要清。
  
  这一个“反正”,就把这场大规模的四清运动上升到不能再高的高度,推向更广的广度更深的深度。
  
  再糊涂的人都明白;这个‘不利于社会主义’的区域有多大。
  
  再明白的人都糊涂;这么声势浩大的“”能清出来多少人?
  
  同时,大街上出现大量的身穿黄色军大衣和中山装的工作组成员,个个腰板挺直器宇轩昂、神圣凛然庄严肃穆,犹如肩负神圣使命的钦差大臣一般。和冷风下畏畏缩缩筒袖躬背,为操心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琐事小事而奔波的草民百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不久,巷道里也出现他们的身影,他们进行着第一步的工作;阶级摸底,访贫问苦扎根串连。
  
  第二步就住进了巷道;住进了最为根红苗正的红五类家里,同吃同住培养组织积极分子队伍,发动革命群众内查外调,严密监视阶级敌人的一举一动。

   进入了积极分子队伍的人,都喜不自胜热血沸腾。自己是被认定为;政治上没有一丝瑕疵绝对可靠的无产阶级,与红色政权红色江山一样的自来红,是最纯正血统的红五类。戴上了这个红色光环,意示着他们家的现在和将来都会无限光明无限辉煌。子女将优先安排并能安排到好的工作单位,有前途的工作岗位上,成为名符其实的红色接班人。
  

  更让他们心潮澎湃是他们肩负的责任,如报纸广播上说;是无比伟大无比神圣的革命历史使命,是为了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了祖国的红色江山万万年。为了反修防修的根本大业,为了让帝国主义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第三代第四代身上的预言彻底破产。为了在中国大地上不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不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为了解放全人类等等的崇高而庄严的事业。
  
  这些神圣的事业和光明的前途,让积极分子们爆发出无穷的热情和毅力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满腔热忱斗志昂扬的坚持在冷飕飕的岗位上。按工作组的话说;她们是站在了这场神圣而伟大的四清运动的最前沿,战斗在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上。
  

  积极分子们基本上都是中年妇女,她们与其它居民组乃至全城的积极分子结成天罗地网,昼夜不停的监视周围某些人的一言一行及所有值得怀疑的事物。她们白天蹲守巡查在街头巷尾,晚上通宵达旦的隐蔽在巷道的大门旮旯处,严密注视着巷道院落的敌情动态。家里来个人,是干什么的?什么关系 ?呆了多长时间?说了什么话?都逃不过积极分子的火眼金睛与顺风耳。同样,家里人出去到那里了?和谁接触了?相应的内容也自然逃不出这些明岗暗哨的视线。但有个风吹草动,都会立即报告给工作组。
  
  但是,多少天下来,整个城区的四清运动搞的轰轰烈烈有声有色。我们巷里那些喇叭里说的阶级敌人却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消逝了,没有任何动静了,找不到一点线索了。就是认为有重大嫌疑甚至有海外【主要是台湾】关系的人家,也不见有什么反革命活动的迹象,更不到台湾的特务来联系。这些被监视的对象倒是更加规规矩矩小心翼翼,除了解决家里的吃喝拉撒外连门都不出了。也没有什么人来串个门啦个话,来往的书信也没有查到,这让工作组和积极分子们大失所望。
  
  如火如荼声势浩大的运动,义正词严句句在理的宣传。让我完全相信了阶级敌人存在的真实性和阶级斗争的必要性,从而引发起我精忠报国的激情。
  

  父亲的规定被千百万次慷慨激昂的宣传言辞冲淡了,淹没了。
  
  我跃跃欲试的想在这场运动中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但是工作组好像没有用我们这些小青年的想法。这就让我对工作组的做法就有点意见了,那些半老婆子的积极分子能做个甚?跑个跑不动打个打不了。晚上藏在大门洞里冻的唏哈流惺谁都知道坏人能不知道?还能逮住个坏人?白天坐在巷口巷尾像“芳林嫂”似的纳鞋底摆样子,即使是真正来个阶级敌人或者美蒋特务什么的,还不是和“松井”一样的跑了。
  
  要是把我们青少年用上,肯定比他们强多了,随便是跑还是打一人都顶她们几个。那么多的阶级敌人,说不定现在早已经抓住几个了。我相信我绝对不比“小兵张嘎”里的“张嘎子”和“红孩子”里的“苏保”差。意见归意见提是不能提的,一来咱一个嫰娃娃算个老几人家会听你的。二来虽然父亲的职员成分没跑可爷爷毕竟当过不到一年的伪镇长,人家用得是纯的,咱们还是有瑕疵,只能是站在边上干着急。



(待续)

发表于 2018-3-10 20: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街上出现大量的身穿黄色军大衣和中山装的工作组成员,个个腰板挺直器宇轩昂、神圣凛然庄严肃穆,犹如肩负神圣使命的钦差大臣一般。
     进入了积极分子队伍的人,都喜不自胜热血沸腾。自己是被认定为;政治上没有一丝瑕疵绝对可靠的无产阶级,与红色政权红色江山一样的自来红,是最纯正血统的红五类。
     如火如荼声势浩大的运动,义正词严句句在理的宣传。让我完全相信了阶级敌人存在的真实性和阶级斗争的必要性,从而引发起我精忠报国的激情。
      有来这样心态的工作组成员,有了这样心态的积极分子,有了这样心态的单纯青少年,阶级斗争能不声势浩大,阶级斗争能不激烈?阶级敌人能不心惊胆战?
发表于 2018-3-11 03: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悖论必然产生谬恶的实践,用划分阶级将人分等级,企图人为的制造相互斗争,取得利益和威权,是部分人的一种理想企图,用阶级斗争的办法解决社会矛盾,在中国进行了充分的实践,四清是一次实践,进而发展到文革。这种悖论,实践结果是得到了无比深刻的教训和国家人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也是中共在探索治国理政道路取得的极其宝贵的思想精神财富。
发表于 2018-3-11 07: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搞全民运动。实际上所有的人都人人自危,生怕被打进“黑五类”的范畴。只有自己表现得更积极,才能保护自己不遭厄运。而整个社会付出的代价,就是丧失了人与人的信任、丧失了人的自我尊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1 10: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田野 发表于 2018-3-10 20:32
大街上出现大量的身穿黄色军大衣和中山装的工作组成员,个个腰板挺直器宇轩昂、神圣凛然庄严肃穆,犹 ...

谢谢田野村长光临。

   刘少奇主席亲自领导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就是四清运动确实的声势浩大,是我一个初二学生这辈子遇到的第一次政治运动。

  铺天盖地无处不有的强大宣传让我淡化了父亲的告戒淡化了大舅右派分子的前车之鉴,激情迸发跃跃欲试想为国家出力,没有赶上战火纷飞的年代参与参与这场阶级斗争、斗斗这些颠覆国家的阶级敌人也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8-3-11 10: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薄禧山 发表于 2018-3-11 03:44
悖论必然产生谬恶的实践,用划分阶级将人分等级,企图人为的制造相互斗争,取得利益和威权,是部分人 ...

欢迎你的到来,初次遇面,请多指导。
 楼主| 发表于 2018-3-11 10: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沙大漠 于 2018-3-11 10:58 编辑
山里娃 发表于 2018-3-11 07:46
这就是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搞全民运动。实际上所有的人都人人自危,生怕被打进“黑五类”的范畴。 ...


山里娃你好!
  
  四清运动我认为是文革的前奏,也是一种征伐的开始。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发表于 2018-3-11 11: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阶级斗争为指导思想,悖论和谬践不断,直至宣布终结之。期间党和国家乱象百出,大地民生苦不堪言。历史会公正的实事求是给于定位,它需要时间和适当的时机。
发表于 2018-3-11 12: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沙大漠 发表于 2018-3-11 10:36
欢迎你的到来,初次遇面,请多指导。

谢谢,相互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3-11 12: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沙大漠 于 2018-3-11 12:56 编辑

   

   这么神圣的运动参加不上实在可惜,干着急也不是我的性格。
  

  这不,办法说来就来了,要不说咱们的脑袋好使。
  

  我就把屎憋到晚上去巷道里的公厕里解决,公厕接近巷口我们院在巷底,每天晚上咱就出去在巷里溜溜,多溜几次说不定碰上个特务坏人什么的捉捉也算是奇功一件。我就不信这些家伙长了三头六臂敢和国家叫板,咱就和你碰碰。
  

  一天晚上九点多,连个电灯泡也不安的巷道里黑黝黝,天上的星星稀稀疏疏,月亮也不知躲那里去了。我踏出了大门口一阵阵的冷风迎面吹来,我打了一个寒战,缩着脖子习惯的左右瞅了瞅。
  

  突然眼前一个黑影“嗖”一闪,进入了我前面一个大门。
  

  “特务!”
  

  我头脑里立刻闪现了这两个字,一般人是没有这么快的身法,太快太快了。
  

  前两天晚上东山城墙上就发现了敌情,公安局和附近几个街道工作组还有好得多积极分子包围了上去,结果扑了个空,弄的满城风雨谈虎变色。而这个院子里就住着一个丈夫逃台湾的单身女人,是不是那个特务到了这里来联系。哎呀我的乖乖真他妈的好运气;公安局没有弄到的却碰到了我手上,我浑身发热兴奋不已。
  

  我吸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赶紧跟了过去,从大门门扇旁探进脑袋去看,屁也没有,人家那么快的速度大概早就通过二门进院了。我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走向二门,却听见院子里的门扇“吱吱”响了两声,再就没有动静了。嗯,大概这人是进了房子。
  

  进了房子?进了哪个房子?是不是进了那个丈夫跑了台湾的房子?
  

  我站在二门上犹豫了半气,进还是不进?进去还要爬在窗口上听,才能知道实情。
  

  嗯,不,不不不不能进去,如果真是特务,我爬在窗口人家能感觉不到,要说出来抓我我一个人绝对是对付不了。那么多的人都没有抓住,我能抓得住吗?又瘦又小的我不是白送一条小命吗?
  

  如果不是特务而是院子里的住户,你和人家说个什么?怎么解释?大黑夜爬在人家窗户上干什么了?本身就行为不端。
  

  报告工作组更是不行,人家本院子的人大冷天回家走的快点就有问题了。
  

  不能进不能报告,我缩回了头轻轻的退出向巷道公厕走去。一边前后细细观察,看巷道再有没有与此有关联的情况。狭窄的巷子里,除了冷冷的冷风从身边吹过,再连毛也没有一根。
  

  但是这个黑乎乎的环境还是让我紧张,巷里的每一个漆黑的院门口藏三五个人都绰绰有余,若是那个门洞再藏一两个望风接应的,跑出来拿我,那我就是想跑都跑不脱了。
  

  我攥紧拳头左顾右盼地走着想着想着走着;这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人?为什么一闪就进去了?黑天半夜的想做什么了......?
  

  这个时期的社会治安极为良好,流氓、小偷、吵嘴、打架的都没有了。白天居民们都是筒袖躬背,相互遇面点点头匆匆而过话也不多,巷道里走的人比以往少多了,连孩子们也不太在巷道里玩巷道里冷清多了。现在又是晚上,除了积极分子们,几乎就很难看见有几个走动的人。而这人为什么晚上出现?是从那里来的?到那个住有一户逃台家属的院子里做什么?动作怎么那么的敏捷?一闪就不见了真他娘的快......。
  

  想着想着我却不知不觉的走过了头,无意中走出了不长的巷子到了大街上。大街上的风比巷道里的风更冷更急,吹的标语“哗哗”的响,我打了一个机灵,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大街上。我谨慎的看了看周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大街的商铺都早已关门,一户一户木然的排向远处。街道旁不太亮不太高的路灯,随着街道延伸,穿进北面黑洞洞的古楼洞中。
  

  空旷冷清的大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在北风里踽踽而行。天上的星星点缀在黑暗的天空中,不断闪烁着微弱的光亮。我抬头向发现过敌情的东山城墙上望去,那里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来个所以然,只有细细如勾的弯月挂在东山的上空,不比星星亮多少。
  

  “逑也没有”,我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返身折回厕所,解开布条子裤带搭在脖子上,在靠里边的坑位上蹲了下去。
  

  公厕是露天的宽不过两米长四米多,一堵四米多的矮墙把巷道和公厕隔开,有四个坑位顺序排列一个尿缸埋在进门的另一侧。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GMT+8, 2018-6-21 06:53 , Processed in 0.55765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