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2|回复: 5

我们那时年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5 22: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振国 于 2018-4-15 22:56 编辑

      一九七零年夏季,我和一个公社的知青王广智(图中间我叫他王有才)同学一块步行七十里到本县终南公社北沟大队去看周祝朝(图边小个子我叫他老八)同学,他插队的地方地处太白县东北方的北沟大队。在老八的生产队住了一宿,相约回城,老八说:“听说从他们队的北沟里往北走翻山可出山外到宝鸡,可谁也没见有知青走过!”我们三人就想试一试,从这里走出秦岭大山回家去!
     第二天早上吃过饭。我们从北沟出发了。开始有路,渐渐的路小了,最后连路也没有了 。中午时刻,我们一鼓作气爬上了大山顶。天气很好,站在秦岭顶可以看到八百里秦川的绵绵渭河,向北看所有的山都小了……。可看看周围,到处是密林灌木,没有道路可行,一颗归家之心驱使我勇敢地带头走在前面,拨开树木杂草一脚深一脚浅地往下溜,我心里想如能找到一条顺山势而下的水沟来,顺着水走总能找出路来。一不留神我就觉得脚下一热,一根竹碴刺穿了我的右脚力士橡胶鞋底,鲜血流了一鞋!我痛得直冒冷汗!终于沟里水变大了,我们三人找到了沟边路,这是天阳也快落山了。刚好是父母亲给了我一副金刚不烂之身的好体质,脚板的血不流了,只是鞋子里面滑滑的,一拐一拐的我只想把弟兄们带出去,什么也顾不上了。在一个山洼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进山割竹子的工棚,已经快一天了,午饭、晚饭我们都没有吃,疲惫不堪,把没有人的(还没有收工回来)的工棚里伙房的杠子馍(当地一种大馒头),给偷吃掉了,渴了,捧一点山泉里的水喝一喝。这里已经是外县的地界了。高山上流淌下来的小溪渐渐变成了一条小河,羊肠小道也变宽了,走呀走,终于我们看到了人家和村落。那天夜黑漆漆的,没有一丝月光,我们连滚带爬地走到了西安到宝鸡的公路上,那是条砂石路,黑夜里只有它显得发白发白,向西延伸着,以指示回城的方向。
      那时候,公路上的汽车很少很少,一般只有国家和单位才能拥有。深夜里的公路上一切都是静悄悄,不见任何人同车辆来往,公路边少有住家户,连一个说话的人也不找到,远处偶尔听到几声狗吠!我们三人累极了,困极了,也饿极了。我们实在是走不动了,就趴在公路边的料浆石(一种维修路面用碎石)堆休息片刻,稍后继续走。老八和有才二位老是累得不起来,我大吼,不走等着喂狼吗?因为那时候渭河上的桥很少,只有走到卧龙寺才可过河。三个人的腿都像灌了铅,下半夜里走百十米都要歇歇。天亮了,我们好不容易走到卧龙寺火车站,那时候铁路上跑的火车不多,在四等小站上停一停的就更少了。好不容易等到快中午的时候,才扒上了一列向西去待避的货运火车,把我们拉到宝鸡东站。回到城市了,我们来了精神,忘记了几十个小时的跋山涉水的苦累,终于回到家了!在父母的家里,我们三人的主要任务就是睡觉,睡觉,再睡觉了……。
      时光流转,天地变迁,那次刻骨铭心的回家仍回荡在我的心里,我仅提起拙笔,书写一二,以此献给我那年轻时的朋友:周祝朝(老八)和王广智(有才)两位挚友,愿你们在远方身体安康,幸福,愉快!
                  二一二年二月六日振国动笔草书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我们知青们确实年轻气盛,大多数人都做出过现在难以想象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许多事情都有所后怕啊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下这些回忆,让后人知道点滴我们过去的往事……。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每个知青 都有一段难忘的经历。我也曾经和几名插友一起扒过火车,在奔驰的列车中翻越车厢,为躲查票,在水泥,煤炭,机戒车厢中跳来跳去。蹍转数天回到北京。那时年轻,无所畏惧,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怕,历史不能忘记,知青生活的经历不能忘记。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下历史的回忆,让那些真正想书写知青题材作品的人,多一点生动素材。来更好地反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中”我们的经历。若干年后,我们都老去,可还有何人知晓哪些往事?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人,无知无畏、凭着一时的激情,做出一些现在看来让人后怕的事情,不奇怪。这就是我们的经历,这就是当年的我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GMT+8, 2018-4-23 11:58 , Processed in 0.5870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