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5|回复: 2

《我的知青岁月》之五洪 流 张永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2: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薄禧山 于 2018-11-3 12:09 编辑

《我的知青岁月》之五

                         


                                                        张永红


     66年底我和校友李明一起从沈阳四中转到宝鸡建厂局铁中(因支援三线建设、随父母从沈阳桥梁厂调到了宝鸡桥粱厂),689月、学校传达了关于老三届上山下乡的文件,并很快付诸实施。
681028日上午随着这股巨大的洪流,我们举着红旗,坐在卡车上,唱着歌,告别了城市,离开了爹娘,背着行囊,出发了。
   说心里话,那时我们很单纯,一心听从祖国的召唤。我们在公社开玩会师大会,知道我们小组的5人被安排在宝鸡县磻溪公社的下河大队。我们就跟着队长,背着行李,翻山越岭,天很黑了,才到了生产队。男生宿舍是闲置的牛棚,我们两个女生就暂时住在房东儿媳妇的屋里。也许是太累了,我们连脸都没洗就躺下了。
   第二天一起来,看见男生宿舍两边写的一副对联,笑得我俩肚子都疼。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几个男生跑出来一看,故作镇静说;笑啥?我们三个现在都是仙人啦!
   迎着初升的太阳,我们肩上搭条毛巾,端着脸盆去河边洗漱。现在回想起那一幕来,还真有些浪漫情调。几个老乡围过来,看我们刷牙,指指划划的,好像没见过似的……
  这里的人确实有些闭塞和落后。我们落户的这个下河大队属山区,共有三个小队。较为熟悉的李明在一小队,我们在二小队。大队部座落在三小队。这里条件较为艰苦,出门就爬坡。我们小队人口最少,只有五户人家,一户在山坡上,三户在山梁上,还有一户在河边。说是全队共有27口人,还有两媳妇嫌这里干活累,没有白馍馍吃跑了。
  他们种着七十多亩山坡地,是全宝鸡县最小的一个生产队。这里的姑娘都想嫁到外边,却很少有人嫁到这里这里来。我们住的房东家、就是个例子。听说很多年前,房东的媳妇没了,他领着儿子过,家里缺个洗涮的女人。有一天,有个婆娘带着眼睛几乎失明的老汉,领着一姑娘和一个傻儿子来了,经人说合,就嫁给了房东。这叫嫁汉养夫。房东的儿子长大后,赶上好机会,当兵去了。临走前,娶了老太婆带来的姑娘。没想到的是这小两口生的孩子还挺聪明,整天围着我们两个女生叫姨、姨!的,很讨人喜欢。



                           过


   到了这里,我最大的障碍是语言不通。
   他们说话,我不懂,我一说话,他们就笑。刚到队里第一次劳动,是去田里收干豆荚,就是从黄豆秧上把干透的豆角摘下来。我的手很快就被扎出血了。队长让我回去拿个盘笼来。盘笼是啥?看着他用手比划着,我知道了那就是筐。我跑回去,也比划着问,盘笼筐在哪?一个社员听了,笑得弯着腰说;在门吾达。我急着问;吾达是啥?他们笑得更厉害啦。我气得又跑回去问同学,她告诉我;门吾达、就是门旁边。”……我想起了上学时学外语的经验,拿出一张纸来。先写上他们说的词,门吾达:门旁边。到达气:到哪去……虽然我和他们交流时是边说边比划,但我能感觉到这些山里人,为人朴实厚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话我慢慢地能听懂几句了。一次我路过梁上闫家的窗前,听见他们在说我:外个叫永红的女娃娃,做活,不藏尖!我明白了,就是说我干活不藏心眼,肯卖力气。无意中偷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多甜呀!


                     历   


   我们这些在城里长大的孩子,虽说都不娇气,可在这是天天都要出工,上山要背着背篓上,下山也要背着背篓下,上上下下背篓里空着的时候少,真的很累,很累。一个冬天的早上(上早工、是不吃饭的。)我们背着一筐粪爬坡,我饥肠漉漉,汗渗出来了。房东大爷看见了,从怀里掏出块馍馍!(给的意思)递到了我的手里。我顾不上洗手,三口两口地咽下去了。就在这下咽的同时我感受到了农民的淳朴与善良。
   第一次上山割麦子,队长给我们每个人一个小罐子,里面装满了水,上面漂几片树叶。罐上绑着绳子,可以提着走。走路时,小罐子来回晃着,水却洒不出来。我们当时谁也没去体会这些,反而觉得提着罐子走路,麻烦。一个男生说,这水既然是给我们喝的,还不如赶快喝了,省着提了。有人把水喝完了,索性把罐子挂在路边的树杈上,还竖起大姆指、耍个怪。我们到了山顶上,开始割麦子了。天很热,我们个个汗流浃背,口干舌燥,看看早已空空的罐子,真后悔呀!一个男生跑去找队长,队长把自己的一罐水给了我们,滋润了一下我们干渴的喉咙。
  我们把割下的麦子捆好,戳在地上,一排排的,远远望去,心里充满了喜悦。记得刚来时,麦子绿绿的,我们参与了背粪追肥,除草,又看着它拔节抽穗,现在变成了黄澄澄的麦子。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真是太神奇了,你为它付出,它给你回报!
   太阳下山时,麦子也全割完了。我们学着农民的样子,用背荚把成捆的麦子串起来。队长说;今年春天,咱队人多了,有了知青的帮助,麦子长得好,丰收啦!咱们都鼓把劲,每人多加一捆,全背回去!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背着五捆麦子下山,两腿发软打颤,扶着路旁的树,一步步往下挪,脸上汗珠子掉在地上,看着它砸出个坑儿,我们体会到劳动的艰辛与丰收的滋润。
   最高兴的是这个小队里的妇女。她们说;去年我们每人分了70斤麦子,今年、每人分140斤!有了麦子,就有了白馍馍吃喽!队长笑着说;看跑出去的媳妇回来不?听到这些对我们肯定与赞扬的话,我们心里特舒畅!他们对我们比以前更好了。常有妇女拿着两个鸡蛋,放在我们的做饭盆子里。


                                                                    


  我们插队的前半年,吃的是商品粮。不等吃完,就要到另一个公社的粮库去背。这真是个苦差事。50斤一袋的白面,装进背篓里,往返要走七八十里的山路呢。那次我们几个人去背面,吃力的往回走。人要强,也要面子,就是来了例假,也照样坚持着走。我的肩膀,脊背,又酸又困,快到潘溪公社啦!我们找了个可以放背篓的台儿,手扶着背篓,直直腰,擦擦汗时,忽然看见了在这里驻军的王营长。他向我们问这问那,当他知道我们是下河二队的知青时,立刻竖起了大拇指说:你们干得真烧,是好样的!听了他的赞赏,我们心里特的舒服。
   就在这小歇一会儿的时候,我见了河里有一块特大的石头,中间还有两个小窝窝,就好奇地走到大石头旁边,一看上边还刻着字呢!钓鱼台。我惊讶地叫他们快来看!我们边看边读:这两个光滑的凹印,传说是姜太公跪在上面钓鱼,日久天长留下的痕迹。哎呀!我们早就听过,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故事,这下子可找到了传说的老窝啦!
  这趟背粮,虽说很累,但我们收获满满!


                     备


     1969年,发生了珍宝岛事件。在大西北小山村的我们,也闻到了备战的火药味。队长叫我们刷几条大标语,可只有墨汁,却没有笔。我急中生智,剪下了自己的小辫子,绑在一根小木棒上,递给了当老师的男生手里。他拿着这支特制的笔在大石头上写下了万众一心保卫祖国
   晚上,大队又组织青年人,到一个叫寺沟的山口进行伪装站岗训练。我和校友李明刚好分在了一起。他举着一块石头挡住自己的脸,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我从那边抱来一大捆比我还高的蒿子草放在自己的前面。李明想了一下,说:不行,这样孤零零的放一捆草,会引起敌人的注意。这些蒿草,都是农民闲时割的,放在地边晒着,到了冬天才拉回去烧火用。我俩把那边的草搬过来好几捆,前后放了好几堆。大队书记和民兵队长来查哨了,他看见我们左边的两大捆草,顺手一拉,没见人,接着又拉开的两捆,还是没见人,就直接从我们身边过去了。这次训练我们当然受到了表扬。
   十月一日,在宝鸡县驻军的王营长,到潘溪公社红旗大队组织民兵进行实弹演习,为了救一个拉响手榴弹,而没有扔出去的民兵,他光荣地牺牲了。我们都很难过,跑到他牺牲的地方去悼念。兰州军区给他记一等功,宝鸡市为了表彰他的事迹,还在体育场开了万人大会。为了缅怀英雄和教育后代,宝鸡县组建了王恒德英雄事迹展览馆。年底我被借调到展览馆当讲解员


                                                            


  有一回我们去大队开会,赶上学校的老师在上课,我情不自禁地趴在窗台上往里看。因为我从小得到过老师的许多厚爱,立志长大后一定要当一名老师,也要像她那样去爱每一个孩子。
  虽然我现在下乡了,但心中的理想始终没有放下……我听着他读课文,尽管发音不准,可感情充沛,突然发现他教的笔顺是错的,我忍住没说出来。我知道当着学生面说老师是不妥的。
  我回来就和队上的老贫协说:让我去教学吧,我会很努力做个好老师的。没想到他认真地说:娃娃说的话,你不懂,你说的洋话,娃娃听不明白,咋能当老师呀?我无语了。
  麦收过后,我们小组的一个男生去当老师了,和我在一起的女生,也做了记工员,因为他们都会说宝鸡的方言。当时的我,用现在的话说,真有点羡慕和嫉妒,但绝没有恨。
  有一天中午,当老师的男生说,大队让他去公社开教师会,若明天早上赶不回来,叫我去帮他上一堂课。我爽快地答应了,并请了半天假,在家看书,备课。
  第二天一大早,我拿着书本刚一出门,见他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了。仅有的一次机会,与我擦肩而过,我十分沮丧,却又无话可说,只好把书递到了他的手里。


                                                            


  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现钱花。这里物产丰富,野葡萄,五味子猕猴桃,毛栗子遍地都是,可因为东西运不出去,换不来钱,每个工值很低很低,才几分分钱。
  一天我看见山梁上的祁家媳妇抹眼泪,一问才知道她的孩子发烧,没钱出去看病。我的兜里也只有几毛毛钱。突然想起我有一双新尼龙袜子,那是过年时姐姐送我的,我一直没舍得穿。三队有个家境好些的女孩子,看见过,说让我回宝鸡时,帮她买一双。我拿起袜子就往她家跑。见了她,就说:这双袜子你还想要吗?给我两块钱,就归你了!她很高兴就把袜子拿走了。我攥着这两元钱,又跑到山梁上的祁家,把钱塞到她手里。看着她边走边抹眼泪,抱着孩子往山外走了。
   孩子病好了,她把我叫到家里,倒了一碗蜂蜜,把一个白馍馍掰开放了进去,让我吃。


                                                        


   在我和小队几个妇女的建议下,队长答应了今年在河边那块一亩多的地里种棉花。
   春天,队长领着我们几个把棉花种下了。我每天跑去看几遍出苗了,长出两片叶子啦!队长见我很上心,就说,这块棉花地就归你管了。我高兴地买了一本怎样务棉花的书,一有空就捧着看。
   该打叉了,我手里拿着书,看着眼前的棉花秧,不知该怎么下手。我又去问队里的妇女,她们也摇摇头。因为这里没有种过棉花。我看看天还没黑,便把一根绳子缠在腰上,又别了一把镰刀,就出山了。那时候年轻,胆子壮,啥都不怕。
   我好不容易走到了一个有棉花地的大队,奔着一个农户,敲开了门,我说明了来意。她热情地把我迎了进去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个知青,要学务棉花,行!还没吃饭吧?驾!就把一碗稀饭送到了我的手里。今晚就睡我家,明一早,我就带你下地。
  天刚亮,我就跟着她下地了。这块地的棉花长得真好。她耐心地告诉我,这样的叉,要留下,那样的叉一定要打掉。这时又来了两个妇女,看见我就问:“你是哪个队的知青呀?”“是下河二队的,我来这取经,学务棉花。”“你可找对人啦!她是我们队的务棉能手。一听这话,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里说,我真是遇见了福星!我握着她的手,连连道谢,就急急忙忙往回走了。
   通过书本学习和向务棉能手求教,我们地里的棉花也是长势喜人,谁见谁夸。没想到棉花生虫子了。想起能手和我说的话:生虫就打农药“1059”。我按说明配好了药,没有喷雾器,就拿着刷锅用的刷束,沾着盆里的药水,左甩一下,右甩一下,快甩完时,我觉得两腿发软,头也发昏,一屁股坐在了地头,走不动了。
   三队的知青曹建兰路过这里,赶紧扶起我。她一看,一闻说:你怕是中毒了。架着我就往三队走。赤脚医生一看,立刻给我打了一支阿托品。我是又吐又拉,一点也挺不起个来,在她那躺了三天。二队的知青见我没在家,还以为又出山学务棉花去了呢。三天之后,等我返回生产队,他们才知道我洒农药中毒的事,立刻找队长说了。队长做出个破天荒决定——买喷雾器!
   这可是我们这个小队唯一的一件半自动化农具。


                     奔 线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房子里看《如何务棉花》的书时,老贫协来到我的窗户前,敲了几下说:我刚从大队开会回来,招工的来了。让我们举手选人,你的票多。咱队五个知青,能走三个呢。我听到后,心里咚咚直跳,这太突然了!第二天,大队宣布了第一批招工的名单。那时没有走后门一说,一切都很透明。三天后,大队副主任白仗宝来找我了。一见面就问我,表呢?为什么还不交?我把空白的表递给了他,小声说:能等我把棉花收了再走吗?”“不行!他是个老高中生,他的爸爸曾是个县长,文革中受到冲击,还没解放呢。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知道你有志向,想干出个样子来!外边天地大得很,记住老哥一句话,是金子,到达都发光!他把表又给了我,让我立马就填。我理解了他的苦心,把表填完,双手交给了他。第二天,我拿着镰刀到棉花地里,要把地边的蒿草割一割,想再为我心爱的棉花做点事。我边割边流泪,一不小心,手背被割破了。至今还有伤疤留在上面。
     1970年的八月二十一日,我们第一批被招工进厂的人,办完了在农村所有的手续。八月二十二日,我到宝鸡地区棉织厂报到了。
   国庆节一放假,我迫不及待地赶回生产队,棉花都收完了。社员们围着我问长问短,队长吃惊地说:我真没想到你能回来看我们!,几个妇女跑过来,拿着四张棉花票说:我们把棉花分完了,真该好好谢谢你,这几张棉花票送给你吧。我接过这沉甸甸的棉花票,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那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新。我又到了白仗宝老大哥的家,感谢他对我的真心相劝。直到今日,每当电视上一播《黄金100秒》的节目,就会想起他用宝鸡话说的那句——“是金子,到达都发光!
   这句话鞭策着我迈过了许许多多的沟沟坎坎......人生路漫漫,上下求索,初心不变。当年的知青,现在的我们,都已是年过花甲近古稀的人了,回首往事,唯有知青岁月实难忘。回头看——留下的脚印一串……美好的记忆,是苦是乐一首歌,值得哼唱到永远。


                 作者  宝鸡建厂局铁中68级知青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4 18: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知青赞!
发表于 2018-11-5 12: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辛酸、有苦累,有欢乐、有收获。将近两年的农村生活,坚持下来也不是很容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GMT+8, 2018-11-16 19:33 , Processed in 0.54697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