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66|回复: 3

土壕里的故事(知青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7 09: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翟西滨 于 2019-2-7 09:15 编辑

土壕里的故事
□    张翟西滨
       土壕,属我队村北的一块田地,因距地面有两米多高,自然形成一个见方的壕沟,故称“土壕”,约有五六亩,多半种小麦、玉米和谷物。
       知青来到乡下,一天三晌皆下地劳作,首先得了解熟知本队地块,这是基本常识。当年插队出工只要闻听队长呐喊:“在月亮地锄玉米喽!”或“在上畛子地掐棉花尖咧!”多半情况是社员拿啥农具,咱也拿啥农具,随大流、准没错,久而久之,对小队的地块日渐熟悉,那怕跟不上大队伍,也能单兵快速赶往目的地。只要眼尖心亮,空旷的田野不愁见不到本队熟悉的身影。
       队长出工边走边喊主要是提个醒,免得大家误于歧途。当年我队有七八块田地、共200多亩,有大有小、有近有远,分散村北四周,如同天女散花。在我的潜意识里,知青下地劳作,人再犯糊涂,不能糊涂到“糜子地”,落人口舌、惹人笑话。
       春耕时节,大地复苏。瞧,这大片农田里的麦苗葱绿,我不由自主双脚踩上去轻柔柔、软绵绵,宛若地毯,那块早玉米地,苗儿青翠,有一柞长,亭亭玉立,乖巧可人,一阵春风掠过,绿叶随风摇曳,使人满目春色、心旷神怡。
       春锄大多是锄玉米地,社员到了地头会不声不响、一字排开,顺着一垄垄玉米田,进地锄草,大地万物生长,田间总有杂七杂八的野草疯长与玉米竞争水分和养分,锄去杂草就是确保玉米挺拔健壮,有个好收成。
       初次在土壕锄早玉米地,就是除去一榨长玉米苗周围的杂草,免得杂草与玉米争水分和养料,使玉米杆长得壮实,颗粒饱满。一般我都会照着社员的样儿学,前腿弓、后腿蹬,双手紧握锄把,两目注视玉米苗四周,稍一用力连根就可除去表面的杂草,也许用劲过大、或许不经意间,稍不慎就会殃及玉米苗,正应了豫剧《朝阳沟》栓保教银环锄地时的一句唱词“又叫你把它给判了‘死刑’。”锄玉米地,来不得半点马虎。你想,明晃晃的撂天地,社员排列一行齐头并进,只要扭头一垄垄的玉米田会仰面朝天、横七竖八静卧着锄过的杂草,一经太阳照射或风儿一吹,绿叶干瘪打蔫儿,一片狼籍。那会儿,队长会时不时折返田间查看,若发现杂草中夹带有稚嫰的玉米苗,队长会立马高喊发脾气:“把他家的,这是谁锄的地?”只要大家顺着队长伫立田垄的方位左顾右瞧,不难发现是谁咥下的活儿。我就曾有几次遭到队长如此盘查,虽然,未点名嘴下留情,还是会惴惴不安、自觉脸红。
       隆冬,队上的活路是没完没了的平整土地。一次,要在土壕取土,用架子车拉运到田间平整土地,我和小队几个男劳力用镢头在土壕挖土方,正值三九严寒,两米多高的土壕墙壁上冻生硬,我抡起长把镢头“哼哧、哼哧”用力再大再猛,要么镢头铲滑向一边,要么只是砸出一个小窝,顺势掉落的只是几块拳头大小的土坷垃。吃奶的劲用上咧,可就是不出活,还造成窝工。一旁的男社员耐不住性子咧,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镢头,二话没说,只听“呸呸”往双手手心吐了几口唾沫,以防镢把打滑,顺着土壕墙壁下方,我看也就离地一尺左右,毫不费力,用镢头一点点掏出一条直线深槽,不大工夫,他冲大伙儿喊:“再上两人。”三人手持镢头面壁而站,只听一人高喊:“一起用力!”“力”字刚出口,三人挥舞的镢头,镢头铲像钢仟一般同时插进墙壁,我正纳闷,又听一声喊“其他人闪开!”这时三人一同握紧镢头把像玩翘杠似的,同时向上用力,只见黄土墙壁快速被撕裂一道口子,说时迟、那时快,“轰”一声犹如一堵墙顷刻间倒塌,若论土方量少说也能装满两三架子车的土。乖乖,我如梦方醒。那位社员冲我一笑:“干活不能光靠蛮力,还要用‘窍’咥活啊!”真是“一窍不得,少挣几百。”此情此景,令我大开眼界,增长学问。
       土壕里面故事多。三夏大忙,我在土壕逮过“蝈蝈”(俗称:油葫芦),那是人生一种欢愉;秋季,我在土壕浇过玉米地,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有窑洞避雨),那是人生一种惬意。一天,在土壕劳作歇晌时,听一位老农说:“别小看了咱这土壕,早年这里曾屯过兵、打过仗哩。”我兴奋地一再央求他讲讲那打仗的故事。
       这位社员上了岁数、老实本分,不是一个胡说浪谝之人。他向我娓娓道来——
       他告诉我,1949年麦收前,国民党马家军骑兵先头部队气势汹汹到了咱这咸阳原,那会儿我只是个10来岁的娃娃,一天,我大(陕西方言:“大”意指爸)带我到地里干活,老远瞅见一队骑着高头大马挥舞马刀的人,嘴里还不住地嚎叫着,朝我们方向奔过来。那会儿小,没见过这场面,吓得我直往我大身后躲,我大急忙拉紧我的手往路边麦田闪离,很快这路人马冲到我们跟前,乡村土路不宽展,我们父子站立齐腰深的麦田,我大劝我:“站着别动。”我们身穿粗布烂衫,也许搭眼一看是庄稼人,马匪一晃而过,正在发呆时,像似个当官的用马刀指着我大厉声道:“你过来。”我大不慌不忙近前。那个当官用刀指着我大的上衣口袋:“你口袋装的啥?掏出来。”我大不声不响从口袋掏出一个熟红薯。”那家伙原以为是手雷,一瞧是红薯,这才扬长而去。那时,我常听老辈人讲,马匪贼得很,周围村子,有人携镰下地,只要靠近马匪,不问青红皂白,马匪会先在你身上划拉一刀,留个记号。提防你用镰刀砍他。咱这不大不小的土壕当年就屯过兵,西北野战军和国民党马家军在此摆过战场,马家军骑兵被打的人仰马翻、落花流水。他的讲述绘声绘色、头头是道,听的我全神贯注、如痴如醉。
       环顾土壕四周,实乃天然屏障,躲可藏,进可攻,退可守。不过我还是半信半疑。俗话说得好,眼见为实。多年后,我终于看到2016年3月22日蔡朋岑撰写发表的一篇《咸阳阻击战:马家军骑兵的丧钟》一文,文中提及:“1949年5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发起陕中战役,解放了以西安为中心的广大地区,野战军主力已经进至西府地区(即西安以西,泾河与渭河之间的地区)。与此同时,划归第一野战军建制的华北野战部队第十八、十九兵团正积极准备由晋入陕,参加解放大西北的作战。”
       “马步芳、马鸿逵为了拖住胡宗南,确保自己的地盘,对于出兵援陕下足了本钱。马步芳的部队为陇东兵团,由其子马继援任司令,下辖八十二、一二九两个军,共计约4万多人。马鸿逵的部队为宁夏兵团,由其子马敦静任司令,卢忠良为援陕军指挥官,下辖第一二八、第十一两个军,共计约4万多人。两个兵团共计9万人左右,于5月下旬集结于平凉地区,由马继援统一指挥,准备沿西兰公路东进入陕,先取咸阳,再图西安。”
       “鉴于胡、马两军步步进逼,而华北第十八、十九兵团尚未全部到达指定地区,一野兵力还不占优势,在此种情况下与敌军决战显然于己不利。彭德怀决心改变原定的阻胡歼马计划,决定于11日晚放弃泾渭间三角地区,将第三、四、六军撤至三原、泾阳地区,第一、二军撤至户县、周至地区,诱敌深入,争取时间集结四个野战兵团,即第一、二、十八、十九兵团后再与国民党军决战。”
      “12日18时30分,骑兵第八旅进抵咸阳郊外,稍事调整便向西北一野一八一师两翼阵地发起冲击。马家军骑兵冲锋时用马刀劈砍,攻坚时则下马由一人牵马后行,几个人在前面冲锋,其战斗队形被打乱后重新组织进攻缓慢,遇有壕沟更是徘徊不前。”
       “咸阳阻击战,一八一师在仓促防御、背水列阵的不利态势下顽强战斗,共毙伤敌2000余人,俘虏29人,自身伤亡200余人(大部分系刀伤),缴获机枪7挺,长短枪47支,子弹4000余发,以及大量的马刀,圆满完成了彭德怀司令员赋予的守住咸阳、保卫西安的光荣任务。”
       可见,史料足矣见证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如今土壕早已填平被征为建设用地,但记忆仍在心头萦绕。每一段记忆,都有一个密码。只要时间、地点和人物组合正确,无论尘封多久,那人那壕那故事都将在遗忘中重新拾起……
(注:该文系知青纪实文学《青痕》之101篇)

发表于 2019-2-7 10: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村的土壕,一般都是农民为了垫圈(垫茅坑)取土留下的坑。如果土壕形成的时间长了,自然都会留下一些有关土壕的故事。
发表于 2019-2-7 11: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了,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9-2-8 14: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翟西滨 于 2019-2-8 14:35 编辑
山里娃 发表于 2019-2-7 10:08
农村的土壕,一般都是农民为了垫圈(垫茅坑)取土留下的坑。如果土壕形成的时间长了,自然都会留下一些 ...

      当年小队地连地/命名土里又土气/营房上畛子土壕/三角地带月亮地/我曾询问啥道理/祖祖辈辈传下的/扳起指头细盘算/大小有七八块地/有的四方如镜面/有的蛇状弯曲曲/铭记在心属土壕/搭眼颇具冲击力/土壕位于村北面/步行也就有半里/出工路过细端详/深陷地下达两米/面积约有五亩/人工非一朝夕/那年插队是春季/麦子起身透着绿/先是修出一面坡/重车载入空车去/春耕社员拉土糞/一车一车倒壕里/挥锨扬糞追肥忙/环顾四周真好奇/天然沟壑呈黄色/用手一捻土末细/荒草野花爬满壁/红酸枣儿如枸杞/西面沟底几座坟/坟头有高亦有低/北面西角两孔窑/破败不堪荒草萋/走入窑洞阴森森/空无一人黑漆漆/头顶悬挂蜘蛛网/耳洞油灯烟熏迹/断定土壕有年代/历史是人书写的/忙里闲暇谝闲传/曾经战场不凡历/早年本是一平地/种麦种谷种玉米/盖房取土挖壕/离村最近颇便利/据说刨出砖瓦/乐得人喜不胜喜/有人说是古墓群/瓦当陶罐垒墙体/活人死人皆争地/不义之财太晦气/后有来人挖窑洞/地窑深藏浪人息/一来逃难度恓惶/二来护田避风雨/土壕故事沧桑史/至今回味甜蜜……(自撰《土壕》拙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GMT+8, 2019-2-19 02:28 , Processed in 0.4672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