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0|回复: 3

关于人性几个问题的再澄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9 21: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人性几个问题的再澄清
2017-09-02    ● 孙立平  

   在2016年到来之前的半个小时,我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新年祝词:

   “辞旧迎新,总是怀有期待的时候。期待什么?改革?开放?发展?繁荣?实在不想说这些了。那期待什么?我期待的是人性的复苏。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没有人性的回归,中国不会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这是一切的根基。祝各位新年快乐”(关于人性的问题,这两年我重复了很多遍,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像祥林嫂了。之所以如此,是基于一种深深的忧虑:我们所面对的是一种复杂的变局,有些事情我们一时之间辨不清是非。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妨回到最基本的人性上来,站在基本人性的角度来思考。即便是这样,也不见得每一次的选择都对,但从概率上来说,犯错的机率会小一些)。

   这个话题,引起热烈的议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将近250万的阅读量,很多朋友参加了讨论。

   现在就讨论中的几个问题回复如下,期待各位有更深入的讨论。

   1、这里说的人性是?人性是模糊的吗?
   首先要说明,这里说的人性,不是说人的本性。而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习惯说法的人性,是和通常所说的“没有人性”、“泯灭人性”相对应的。因此,关于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的问题,不是这里所关心的。
   退一步说,如果你弄不清什么是人性的时候,先弄清楚什么叫“没有人性”就行了。说到这里,我想到公平正义的问题。阿玛蒂亚森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人们对现实中什么是不公正的共识远远高于对理论上什么是公正的共识。
   (如果这么说还不行,还胡搅蛮缠,不妨这样试一下:如果有人骂你没人性,这时候你会生气吧?这说明你理解的人性是好的,没有人性是坏的。这时候你理解的人性就是我这里讨论的人性

   2、有人说,在体制等方面有着种种问题的时候,你讲人性这么虚的问题,有意义吗?
   这是很多人的一种指责。甚至有的说,你把很多问题归咎到人性上,是不是给体制开脱?或者至少是模糊问题的实质?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这么说,人性是对抗邪恶的最后的、虽然柔软但也是最坚韧的力量。如果一个社会的堕落,伴随着人性的堕落和思维能力下降的时候,如果你对这种堕落又觉得是无能为力甚至绝望的时候,人性就成了最后的希望,尽管这个希望可能也是很脆弱的。
   我们多少年给人们灌输的是大道理,大是大非。这时候为什么人们会迷失,就是在于脱离了人性的基石而执着于所谓大是大非。因此我说,基于人性的判断,不能保证全对,但总不至于太离谱。风再大,靠到坚固的墙上,总会安稳得多。
   (对于一些问题的讨论,人们总会遇到辩证法的诡辩术。比如你说人类需要自由,他说,自由也不是绝对的,自由也是有条件的。对于这样的人,也许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能争论清楚:将其置于监狱之中,然后问:自由是好东西吗?想要自由吗?然后再问:我们先讨论一下自由也不是绝对的,自由也是有条件的问题好不好?)

   3、何谓人性的复归?
   说人性的复归,不是说要做圣人,我们也做不了圣人。人性既是内在的一种状态,也是对外部的一种态度。人性的复归,当然首先是说应当守住作为人的最基本的底线。说人性复归的第二层意思是,当我们看不清一些事情的时候,不妨退回到最基本的人性层面来思考。
   其实,从人类历史上看,一些大的罪恶之所以发生,就是一个错的甚至邪恶的“大是大非”否定了基于人性的“小事小非”。看看现在的北朝鲜,看看恐怖主义的“理直气壮”,就可以看到这个道理。
   更进一步想说的是,什么是对一个社会最严重的毁坏?人性、精神、伦理、思维。
   (人们经常讲重建社会。正常社会的基础是人性,重建社会首先需要的是人性的复归。当然,有人又要说了,人性靠呼唤是呼唤不回来的。这么说也不错,但首先恢复对人性的尊重,拂掉蒙在人性上的灰尘,使其不被某些高大上的“罩住”,是应该的吧?)
  

这篇文章是孙立平2016年1月22日写的一篇长微博,现在重新发表。补充的话放在括号里

发表于 2017-9-10 21: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做到人性的复归,首先要建立对人性的认识。
    当今社会,会讲大道理的人很多。尤其是有个一官半职的人,讲起大道理来侃侃而谈,但对于基本的人性却不当回事。跟这样的人,你能讲什么呢?
发表于 2017-9-12 12: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孙先生的论述。难为他苦口婆心,举一反三的向我们解释何谓人性。其实这个人性就应该是善性,过去一段时间,特别是文革动乱时,总是强调阶级性,扼杀人性。而且常常将人性诬蔑为阶级调合,不但对所谓地富反坏右要斗倒斗臭,对父母、妻儿,只要政治不正确,便一样要大义灭亲。
         党内始终强调的是“党性”,但长期以来人们也将党性与人性对立起来,这便犯了政治上、宗旨和和逻辑上的大错。党的宗旨不是为人民服务吗?要党性就不要人民性了吗?这样只能将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割裂开来,对立起来。
发表于 2017-9-12 23: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理解的人性,应该是求我生存、求我幸福,是对抗邪恶的最后的、虽然柔软但也是最基础的内在。对一个社会最严重的毁坏,莫过于对人性的践踏。文革之所以是浩劫,那就是它最残酷的毁灭了人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陕西知青联盟    

GMT+8, 2017-9-25 06:50 , Processed in 0.58267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